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墨琴缘

水墨书香煮清酒,凤栖梧桐话琴缘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又是一年麦黄时  

2018-07-08 16:16:10|  分类: 水墨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又是一年麦黄时

 

题记:原来,心底里最柔软的那部分,就是家。

“晴日暖风生麦气,绿阴幽草胜花时。”每年的这个时节,每当读到王安石的这首《初夏即事》都会生出不一样的感觉。

六月之初,芒种到来,晴朗的天空和暖暖的微风催生了麦子的成熟。麦香的气息随风而来,扑向人的面颊,钻进人的鼻腔。这一刻,真正明白了沁人心脾的深意。此时的野外,碧绿的树荫、青幽的绿草次第铺开,比初春的鹅黄更显坚定,比仲秋的深红更显娇媚。如同一张无边无际的绿毯,从脚下一直延伸到天边,望不到尽头。这时节的景象,胜过了春天的百花烂漫,胜过了秋天的硕果丰腴,胜过了冬天的银装素裹。

每年的这个时候,也是我最想念家乡的季节。十多年前,同样的时节、同样的麦香、同样的绿阴幽草,我怀揣着对前行的未知,背负着亲友的希冀,独自一人奔赴在祖国的西南边陲。彼时,除了背囊里几本随身的诗词,就只剩一张在麦黄稍的田野里疯跑的照片。这是唯一可以证明我深藏于心的思念的事物。站在远离故园两千多公里的红土地上,我甚至没有勇气面对那帧定格在麦田里的画面。那静止的一刹那,却足以勾起万千归乡的情结。

古人云: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!承载中华优秀文化的历史传统,让我只能一次次的告诫自己:“壮志未酬,何以家为!”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年?奋斗的艰辛、世俗的纷扰,自然不足与外人道。但每当夏日来临,听到远空中隐约传来的布谷鸟的叫声,内心深处还是会不由自主的颤抖。

远离家乡的日子,有过困苦,有过彷徨,有过失意,也有过收获的喜悦。有人说,每一个拥有梦想的人都值得被尊重。但真正的尊重,只属于那些不怕碰壁、不怕跌倒,勇于靠近梦想的人。每次想到自己跨越大半个祖国的行程时,都会不自觉的拿自己和“被尊重”三个字相比较。

社会飞速发展,高铁的时代来得比疯长的乡愁快了很多。终于可以朝发夕至,不足半天的时间就能回到熟悉的麦田,一天之中体验四季的变换。于是感叹,有幸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,只短短几个小时就走完了前人大半生的心路历程。当家乡第一次贯通高铁的消息传来,迫不及待的刷票上车,不为体验经济发展带来的快捷,只为在麦黄的时节再一次回到曾经疯跑的田野。哪怕,绿阴幽草不再一如往年般滋长。

从岭南出发,脑袋在飞驰的列车上空白了十个小时后,终于看到了大片大片的麦黄。一行行,一垄垄,麦芒高高的指向天空,麦穗满满的沉下身躯,麦秆坚挺的直立在肥沃的黄土地上。静,出乎意料的沉静。没有欢呼,没有预想中的手舞足蹈,甚至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。我斜靠在列车门前,身子微微前倾,好让视线离麦田更近一些。

这一刻,记忆的脉络逐渐变得清晰起来。我开始沿着童年的足迹,追寻麦草的醇香。随着列车在麦田中穿行,我急切的搜寻着记忆中的片段,然而却分不清哪一所院落是生我养我的家乡。红砖灰瓦,四方庭院,每一座都是梦里的模样。在麦黄和绿阴的包裹下,显得那样的沉静和安详。也许,这就是故乡的味道。念及至此,老家院墙确切的方位已不再显得那么重要,当儿时的记忆再一次出现在眼前,我挣扎的泪水终于喷涌而出。

原来,心底里最柔软的那部分,就是家。

又是一年麦黄时。故乡,别来无恙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